所在位置:首頁 > 修身齊家錄

兰斯8领导力:自是菜根滋味好

罗曼波兰斯基 www.ancycb.com.cn 發布日期:2019-09-20信息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:[ ]

齊白石早年生活貧窮,喜食白菜,創作了多幅白菜圖。這幅《清白傳世圖》,白指白菜,畫面下方的三枚柿子與“世”諧音。齊白石曾云:“飽諳塵世味,尤覺菜根香?!崩聳蘭淶拇笙泊蟊?、大起大落,才能感受到菜根蘊含的平淡。

明末清初有位著名的歷史學家萬斯同,一生不慕榮利,致力于明代歷史的研究。他曾以布衣身份參與編修《明史》,前后十九年,不受俸祿,不領官銜,又手定《明史稿》五百卷,其史學成就可與班固、司馬遷齊名。

萬斯同還本著“經世致用”的思想,創作了一部《〈明史〉新樂府》,以樂府詩的形式,記錄歌詠明朝歷史大事和“士大夫風節有關名教”的逸事,全書共六十六題六十八首。這部“以詩存史”的作品中有首《青菜王》詩,專詠清官王質的廉潔儉樸:“天下何人咬菜根,菜根之味勝八珍。仕宦紛紛厭梁肉,豈知菜根更適人。官至尚書惟食菜,清貧誰與公為輩?世人誰嫌食肉鄙,究竟誰知菜味貴?何況為官求肉食,不顧民間有菜色。民有菜色官不知,官有肉味民豈識?安得今日有王公,大起天下溝中瘠?!?/p>

據《江南通志》記載,明宣德十年(1435年),安徽太和人王質赴成都任四川布政使右參政之職,在蜀期間自奉儉約,克己濟民,曾于成都官舍的閑荒地上開辟菜園,種植青菜,平日也多以蔬菜為食,“晨昏一蔬,未常有厭”。王質平日到各地察看,為了不給百姓增加負擔,“每行郡邑不食肉,惟啖青菜,蜀人呼為青菜王”?!短拖刂盡分屑竊亓蘇庋桓齬適攏和踔嗜渭嗖煊費舶叢頗掀詡?,因父喪回太和守孝。他的一位同僚來到太和,看見王質家境貧寒,便令知縣饋送絹帛米肉作為挽奠禮品。王質力辭不受:“我怎能接受家鄉百姓的脂膏呢?”

儉樸,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,這不只是人的一種生活方式,更是人的一種高尚的精神境界。千百年來,“飯疏食飲水,曲肱而枕之,樂亦在其中矣”“惟儉可以助廉”“衣不求華,食不厭蔬”等先賢名言,一直被人們奉為修身立業的準則。

中國古代歷史上,有不少清官良吏,以常食青菜而知名,他們克勤克儉的生活,不但使自己精神愉快,而且確保了自己在為政上的清廉。

清代的于成龍為官清廉自守,多行善政,深得士民愛戴。他任黃州知府時,當地遭遇連年饑荒,他一面向上司請求蠲免稅賦,賑濟災民,一面開展民間自救,自己常年以粗糠野菜為食,把節省的薪俸口糧用于救災,老百姓編歌贊道:“要得清廉分數足,唯學于公食糠粥?!焙罄從誄閃僦亮澆芏?,依然是“布衣蔬食,半茹糠秕”“日食粗糲一盂,粥糜一匙,侑以青菜,終年不知肉味”,江南百姓稱他為“于青菜”。于成龍病逝時,部屬見其床頭舊箱里僅有綈袍一件、靴帶二條,瓦甕中粗米幾斤、鹽豆豉幾碗??滴踉蘭塾誄閃熬庸僨逭?,為古今廉吏第一!”

“貪廉者,治理之大關。奢儉者,貪廉之根柢。欲教以廉,當先使儉?!蔽僬叱允裁?,怎么吃,看似十分簡單,實則事關操守。宋代理學家真德秀對官員吃菜就有一番獨到的見解,他認為,百姓面顯饑餓臉色,正是因為士大夫們整日花天酒地的緣故,如果自最低級的官直至公卿將相,都是能吃得菜根的人,那么他們必定清楚知道自己應該做哪些事,百姓又何愁無飯吃而面露菜色呢?

誠哉斯言,明代的徐九思在這方面可謂是知其理、善其行的賢者,他在句容縣令任上,以“勤、儉、忍”為自己的座右銘,“生平不嗜肉,惟啖菜”,“寒無重裘,暑不易葛”。徐九思還特意在居室中堂掛有一幅青菜圖,旁書為:“為民父母不可不知此味,為吾赤子不可令有此色?!幣源吮薏咦約翰喚鲆嫌謐月?如同青菜之清白,還要讓百姓安享溫飽,不能面有菜色。他“汲汲于養民,九年如一日”,留下了不少體恤民情、興利除弊的政績。

在徐九思離任八十年后,句容人笪繼良出任江西鉛山知縣,他在縣衙顯目處立了一塊石碑,上面刻了一棵白菜,旁邊寫著:“為民父母不可不知此味,為吾赤子不可令有此色”。兩段“以菜明志”的佳話,傳承著一種“居官之所恃者在廉,其所以能廉者在儉”的為政理念。

《貞觀政要》中說得好:“克儉節用,實弘道之源;崇侈恣情,乃敗德之本?!弊鋈擻σ約笏匚?,在精神生活上一定要有理想追求,但在物質生活上卻不能有奢望貪求。古代歷史上那些饑咬菜根、政聲斐然的官員,大都保持著淡泊儉樸的生活方式,他們外界生活的樸素,帶來了自己內心世界的豐富。

明代的胡壽安任新繁知縣時不但公務廉明,愛民如身,還抽空在后院的空地種滿蔬菜,補貼家用,招待客人,百姓感其清廉,稱他為“青菜知縣”。胡壽安平日居家穿粗布衣,吃粗米飯,睡紙蚊帳,在簡樸的生活中獲得一種別樣的愉悅,他為自己用的紙蚊帳寫了一首詩:“紫絲步障最奢華,臥雪眠云自一家,雪又不寒云又暖,扶持清夢到梅花?!焙侔蒼諦叛糇齬?,任滿離任時行囊空空一擔輕,百姓相送“如悲親戚”,他題詩致謝道:“一官來此幾經春,不愧蒼天不負民。神道有靈應識我,去時還似來時貧?!?/p>

清朝康乾時期的陳宏謀一生追求立德與立言,為官與治學皆多有建樹。他曾在其《從政遺規》中有段名言,可謂是對清官、青菜、清廉作了一個很好的詮釋,大意是這樣的:“儉樸,是—種美德。我認為那些當官的人,應該特別注意加強這方面的修養。住房簡陋,可以遮蔽風雨就行了,不必定要寬大華美;守門奴呆板,可以照看門戶就行了,不必要舞女歌童;繩結的床可以睡得安穩,不必定要螺鈿裝飾的花梨木床;竹椅可以接待賓客,不必定要大理石的金漆椅;最近出產的普通瓷器可以用來吃飯喝茶,不必定要用精美的古瓷;簡單的飲食可以用來招待久別的親朋好友,不必定要用豐盛的酒席;讀經閱史可以賞心悅目,不必定要用名琴古畫。除去一分奢侈,便可減少—分罪過;減省一點經營牟利之心,便可增加一點道德修養。請慎重地對待這些問題吧!”面對先賢的提醒,鑒古觀今,我們能不三思而行嗎?(史世海)